首页 宠物 情感 历史 军事 国际 健康养生 综合 汽车 家居 娱乐 音乐 教育 时事 游戏 财经 星座运势 体育 搞笑 科技 美食 母婴育儿 动漫 旅游 文化 社会 时尚

中纪委通报,两任市委书记当“保护伞”被查

2019-10-21 12:09:54      访问量:2079

日前,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公开揭露了六起典型的腐败案件和“保护伞”,包括:

宋氏兄弟的帮派组织长期占领和垄断丹东东港的海陆市场。他们涉嫌故意杀人、聚众斗殴、聚众斗殴和强迫交易。他们长期统治一个政党,压迫群众,严重扰乱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秩序。

2008年至2017年,刘胜军、杨乃文收受东港市市长、市委书记贿赂,高军担任东港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凤城市市长、市委书记。知道宋氏兄弟参与了黑与恶的非法犯罪活动,他们仍然接受了两人的贿赂,并在工程承包和土地租赁方面提供帮助。他们纵容和支持该团伙使用暴力手段威胁和打击竞争对手,并干预了这一事件。

在东港市的三类项目中,如市政、住房和水利项目,该公司以宋氏兄弟的名义赢得了总额的四分之一。宋氏兄弟先后当选市、县人大代表和CPPCC委员。

刘胜军、杨乃文和高军还有其他违纪违法问题。他们都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判处有期徒刑。

长安街的省长曾报告说,宋琦和宋鹏兄弟的案件是公安部监管的22起重大黑人案件之一。

2017年初,一份举报信指出了“宋氏兄弟”的几起旧案,引起了辽宁省公安厅的关注。因此,该案件通过从其他地方抽调警察和从本溪市派出特别小组得以解决。此后,宋氏兄弟的“保护伞”刘胜军和杨乃文也浮出水面。

裕冠荣的黑人相关组织长期以来一直盘踞在杭州滨江区。他们非法垄断当地的土方工程,采取“以商养黑”、“以商保黑”的方法攫取巨额利润。

俞冠荣一伙被抓获的现场

2005年至2018年,阮文光和朱伟晶知道俞冠荣有黑色和赌博的背景,长期出入俱乐部,带领下属和他一起吃喝,充当他的“门面”,放弃取缔的职责,庇护和纵容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

原杭州高新区党委副书记、原政法委书记王沈飞回避了有关俞冠荣问题的报道,而是通过举报信和建议帮助他逃避了攻击。

阮文光、朱伟敬和王沈飞还有其他违纪违法问题。他们都被开除出党并被开除公职。涉嫌犯罪的移交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长安街省长曾报道称,今年春节期间,浙江省和杭州市纪委报告称,涉案的27名领导干部已被依法调查拘留,其中包括市公安局副局长、记者站负责人和监狱副研究员。

夏顺南的黑鬼组织长期以来在洞庭湖地区非法修建矮墙,并利用威胁和威胁、抢夺渔船等手段压迫老百姓、控制一方,通过实施有组织犯罪攫取巨额非法利益。

肖恩审判的来源:潇湘晨报

从2009年到2016年,在担任沅江市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邓宗祥接受夏顺南的贿赂,帮助他当选为省人大代表。他对省政府一再提出的整治下塞湖低围的计划充耳不闻,并充当了该组织的“保护伞”。

2009年至2011年,原沅江市交通局党委书记、局长王铮亮接受夏顺南的贿赂,在担任路虎芦苇场党委书记、局长期间非法签订合同,为该组织长期入侵洞庭湖湿地提供支持和便利。

邓宗祥和王铮亮还有其他违反纪律和法律的问题。他们被开除出党并被开除公职。涉嫌犯罪的已移交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湖南省畜牧水产中心(原省畜牧水产局)、省水利厅、省林业局(原省林业厅)等部门,以及益阳、岳阳市的市、县党委和政府部门,因失职和执法监督不力被追究责任,共处理103人。

长安街的省长曾经报道说,夏淑楠的绰号是“夏老四”。他拥有2万多亩洞庭湖圈,非法获利5000多万元。该案件由国家反三合会办公室、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监督。包括邓宗祥在内,共有62人被追究责任,11把“雨伞”被销毁。

曹为民在担任徐州公安局云龙湖风景区分局局长和沛县公安局局长时,与许多参与色情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团伙头目,包括张光明和王再清,成了密友和同谋。他收受贿赂,介入相关案件的调查,提前几次向团伙头目通风报信,帮助团伙及其成员逃避打击。

曹为民还有其他违纪违法的问题。他被开除出党并被开除公职。涉嫌犯罪的移交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世纪90年代以来,陈志辉、陈金仙盘踞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大沙塘村,进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垄断北江干流清远段河道采砂、攫取巨额非法利益等众多违法犯罪活动。

李姚斌和尹董卿收受贿赂,长期包庇纵容犯罪集团非法开采河沙,并暴力排斥他人。他们在上级执法检查前向他们通风报信,并降级了他们组织非法开采河沙的人员。因此,该组织继续成长和发展,对该国矿产资源造成严重破坏,并给公共财产造成重大损失。

李姚斌和尹董卿还有其他违纪违法问题。他们都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的移交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1995年至2018年,李汉福操纵和破坏选举,长期把持村级政权,违规将数十名组织成员或其家属转为党员,严重破坏了基层党组织建设。通过征收建设管理费对小庄村及其周边地区的建筑业进行非法控制。纠察组织成员暴力勒索企业或个体经营者,虐待和殴打村民,捣毁房屋。许多受害者不敢报警,出去了很长时间才逃脱。群众称之为“南霸天”。吸收和腐蚀许多党员和领导干部,非法获得许多政治荣誉。

2000年至2016年,鹤壁市鹤山区人大常委会前党委书记、主任余国庆在担任卢楼乡党委书记、鹤山区党委常委期间,帮助李汉富长期控制基层政权,获得各种政治荣誉,干涉刑事案件调查。

1994年至2010年,鹤壁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刘锡泉介入了许多涉及该组织成员的刑事案件。

李汉福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的被移送司法机关。游国庆和刘锡泉都被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涉嫌犯罪的移交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通知指出,从这六个典型案例来看,充当“保护伞”的党政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与黑人组织或其成员相互了解,有些人利用职权或职务之便,违反规定干预司法活动,保护罪犯免受压制和减轻刑事处罚。

有些人不依法履行职责,沉溺于违法犯罪行为。

一些人利用他们的审批和监督权力来帮助寻求非法经济利益,这导致了相关黑人组织的持续增长和猖獗的傲慢。

此外,一些公职人员直接参与了与黑人犯罪有关的犯罪,压迫群众,不作恶。

这些“保护伞”和与黑人相关的腐败分子站在群众的对立面,“保护黑人,不保护人民”。他们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严重脱离群众,轻视他们,忽视他们的痛苦,甚至伤害他们。绝大多数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应当向他们学习,保持高度警惕,并向他们发出警告。

上一篇:轿跑SUV止步 城市新锐SUV崛起
下一篇:鲁抗医药喜获“2019中国化学制药行业优秀企业和优秀产品品牌